招生简章|设为北京赛车pk拾计划群|加入收藏
三春争及初春景 深宫榴花惜芳魂
2018-11-13 10:55:27

                        烟台四中语文组   曲永辉

元春作为富贵已极的皇妃,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正面出场只有一次,就是著名的“大观园省亲”,但她对贾府的作用、对《红楼梦》整个情节的发展的作用不容小觑。     

生日蕴藏命运密码。一个“元”字,可以看出她的不同寻常。“元”是“第一”的意思,如元年、元日等。在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冷子兴对元春的介绍我们可以知道,元春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大年初一出生,因此命名。生于春节,新年的第一天,举国欢庆的日子,本身就不同寻常。按民间的说法,大年初一生日的人要么大贤大德,要么大奸大恶;要么大富大贵,要么穷困潦倒:元春显然属于前者。作者给她安排不同寻常的生日,就是为了显示出这个人物不同寻常的地位和作用。她的生日是开年的第一天,她的地位也无人能及。在贾府诸姐妹中,“自是花中第一流”。更为凑巧的是,元春和荣国公贾源的生日为同一天。在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探春论及大家的生日,说:“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这就很耐人寻味,元春的地位几乎可以和贾府的功勋人物荣国公先提并论。如果说荣国公贾源奠定了贾府的富贵基业,那么元春就是使贾府中兴的功臣;贾源以自己的军功使贾府拥有荣耀,元春以自己的恩宠使贾府再兴。

按高鹗续书所述,元春去世时四十三岁,死于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照应了判词当中的“虎兕相逢大梦归”。元春短暂的生命中,大事件都与“元”有关。出生于大年初一,俗称“元日”,省亲于正月十五元宵节,死于立春后的第一天。

我们知道,历朝历代皇帝选妃都是高标准严要求,元春能在众多女子中脱颖而出,跻身皇宫已属不易,能从入宫的众多才貌双全、家世显赫的女子中独得皇帝青睐,更是实力非凡。

元春开辟了贾府中兴的“新纪元”。据考证,清代选秀有两种用途:一种是为了满足皇帝和贵族的婚姻要求,一种是充当高级宫女,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而元春,最初入宫时的身份是“女史”,是掌管王后的礼职,显然是第二种。一般说来,和皇帝有婚姻关系的女子的恩宠的机会更多一些,做宫中女官得皇帝恩宠的几率极低。所以,到十六回元春晋封“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实属千古难逢的恩遇,所以“贾府上下莫不喜气盈腮,欣然踊跃,个个有得意之状”。元春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女史一跃成为地位显赫的皇妃,从一个以“贤孝才德”的女子成为宠荣有加的妃子,贾府作为皇亲国戚今后的尊荣可想而知。

第十三回,秦可卿临死托梦凤姐,已经对贾府的当前形势有着清醒而深刻的认识,“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又泄露了“不日将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贾府自从宁国公、荣国公以军功为家族奠定荣华富贵的基业以来,已近百年,随着时间流逝,君主更迭,二位功臣的政治影响力逐渐减弱,贾府的子弟自幼生活在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除贾政还有朝中任官职,其余的人基本是坐吃山空。在贾府衰退的关键时刻,元春的封妃为贾府犹如一针强心剂,使贾府柳暗花明,枯木逢春。老牌的名门望族出现了短暂的回光返照,每一个不愿将就俭省却想安享尊荣的贾府成员都看到了希望。

不仅如此,元春的省亲也为贾府带来了无上的风光。省亲之前按照皇家规范修建的大观园,省亲仪式的繁琐庄严,省亲过程中元春对大观园的各处建筑题写匾额及回宫后自编大观园题咏,省亲之后的龙颜大悦及丰厚赏赐,无不为这个诗书簪缨的名门望族带来新的荣耀,使贾府在新的政治格局中有了更有力的支撑。

德冠闺阁。元春的综合能力堪称贾府诸芳之元。从贾府优良的遗传基因和贾母对元春从小亲自教养可以看出,元春的外貌应该是很美丽的。冷子兴说元春因“贤孝才德”入宫,可见元春是德、才、貌兼备的女子。元春具有哪些优良的品德和才干呢?细读文本,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

首先,元春具有大胸怀大格局的人。省亲过程中,元春举止雍容端庄,言谈得体有度。看到大观园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说明她深居宫中,锦衣玉食,对这种奢华排场并不推崇,绝非贪慕虚荣之辈。在众姐妹献上题咏之时,元春盛赞薛、林的才华,毫无私心。对于有个性的优伶龄官,元春也并没有强迫她唱指定曲目,而是让她按自己的心愿唱戏,之后还大加赏赐,令“不可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由此可见,元春由衷欣赏有才华有个性的女孩子,不以亲疏论高下,不以尊贵身份强人所难,体现的是一种阅尽人间百态之后沉淀的从容大气。

元春的大胸怀和大格局还体现在她对一些事情的理性取舍。在宝玉的婚事上,元春最明确的一次表态是省亲后的端午节赐礼。在此之前的省亲赐礼,宝钗和黛玉诸姐妹都是新书一部,宝砚一方,新样格式金银锞二对。宝玉亦同此。但端午节的赐礼袭人道:“……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宝玉和宝钗的是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这是元春一种含蓄的表态。从省亲时元春对薛林才华和容貌的由衷赞美,到现在厚此薄彼,不难想象出这是元春站在家族利益的角度对薛林进行了多方的考虑和理性的选择,认为薛宝钗更适合做宝二奶奶。不得不说,与生俱来的家族责任感和长期深宫生活形成的政治理性判断,使元春对宝玉婚姻问题的考虑更加冷静理智。她一个弱女子, “一入皇宫深似海”,何曾考虑过个人的情感需求?在皇宫中看惯了尔虞我诈、世态炎凉,谁还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所以,历经世事的她更懂得人世百态,最能理智地权衡事关家族利益的大事。

但元春绝不是一个“利”字当头、不讲情感的冷血皇妃。她自己在宫中战战兢兢,委曲求全,她并不希望贾府的弟弟、妹妹们重蹈覆辙。省亲之后,她知道自己幸过大观园后,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二十三回元春下旨让宝玉和能诗会赋的姐妹们入园居。?膊皇辜讶寺淦,花柳无颜。这一举动,体现了元春的开明。大观园寄托着她的人生理想——写诗作赋,自由生长。于是她把自己之所爱却不能实现的人生理想寄托在宝玉和众姐妹身上。

元春的美德体现在她对亲情的珍重。在第十七回元春省亲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元春数次流泪。至贾母正室,元春欲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此时贾妃满眼垂泪和祖母、母亲三人呜咽对泣。贾政参见,元春也是隔帘含泪劝慰父亲,见到爱弟宝玉,抚其头颈,一语未终,泪如雨下。临别之际,又是满眼滚下泪来。这些泪水,固然有在宫中不为人知、又不能对人言的辛酸悲苦,但是更多是她对家中老幼的挂念和眷恋。她对长辈的孝顺,对弱弟、姊妹的爱护,溢于言表。后来她还不时赐出各种物品,无不体现出她对家人的关爱。

才华卓异。元春的才华,并非狭隘意义上的文学艺术才华。诚然,她在这方面比起其他姐妹毫不逊色,从贾府四春丫鬟的名字,我们可以推断元春擅长弹琴,对诗词歌赋也十分热衷。但元春身为皇妃,她在政治方面的才华和眼光显然在诸姐妹之上。

元春的才华体现在她超强的政治敏感性。前面说到她默叹大观园的奢靡,实际上可以看出她对贾府未来的的隐忧。再殷实的家族,也抵不过积久的奢华浪费,况贾府如今生齿日繁,入不敷出,前景堪忧。她见到大观园石牌坊上有“天仙宝镜”四字,忙命换成“省亲别墅”,因为“天”字僭越了臣子本分,非同小可。这是她十载宫中生活练就的政治敏锐性,非贾府众人所能及。但对于其他的匾额,她下旨旧的的匾额不必摘去,并不十分在意。在众姐妹的大观园题咏中,元春盛赞林黛玉替贾宝玉写的那首《杏帘在望》为前三首之冠,因喜欢其中的“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将“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体现了她作为皇妃时时不忘天下生民疾苦的情怀。

元春的才华体现在她对诗歌的推崇和评判。她自己写的诗固然用词平平,难有清词佳句,但对于一个十年居宫中,身负家族重任,每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女子来说,敢于下笔率先赋诗一首已难能可贵。君不见读书人贾政在“试才题对额”中,连题匾额的勇气都没有,全是清客相公和贾宝玉在表演。元春敢于下水写诗,并亲自题匾和诗咏,既表明她响应当今皇帝“崇诗尚礼”的号召,也显示出一种身先士卒的勇气,令人佩服。元春对诗歌的评判和对匾额的取舍同样显示出其不俗的文学品味。姊妹们的应制诗,她一眼看出薛林的诗歌不同凡响。后来黛玉替宝玉写成的《杏帘在望》,也被她慧眼识珠,赞其为“前三首之冠”。因喜欢《杏帘在望》中的“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遂将“浣葛山庄”更名为“稻香村”。后来赐出自制灯谜和姐妹们互猜,体现出她对传统文化的喜爱与推崇。

在元春的判词中,有“榴花开处照宫闱”的句子,曹雪芹用榴花来指代元春,一方面说明元春在宫中受宠,烜赫一时;另一方面,花开必败,元春很快便失宠以致香消玉殒,暗示其悲剧命运。第七十二回,负责为元春到贾府传话的太监夏守忠“下手重”的谐音)、周太监屡次来贾府勒索银子,动辄几百两甚至上千两。应该说,宫中太监是最精于世故的,他们敢肆无忌惮地向贾府勒索钱财正是说明元春在宫中已经失宠的现实。

元春的得宠,除了自身的贤孝才德,背后的政治力量不可忽视。小说中数次提到的老太妃,很有可能是她的支持者。她的舅舅王子腾,可以说是朝中的实权派,先任京营节度使,后擢九省统制,奉旨查边,旋升九省都检点,最后奉为内阁大学士,是朝廷的军政要员。元春被封为贵妃,很有可能得益于王子腾的力量,或者说皇帝晋封元春也是为了笼络王子腾。第九十五回,元春暴病身亡不久,王子腾也在赴京担任内阁大学士途中偶染风寒去世,两人去世日期相差不到一个月,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元春、王子腾的非正常死亡,很有可能是政治斗争的结果。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红楼梦》是封建社会的挽歌,也是众多女子的挽歌。元春作为“金陵十二钗”之三,自然也逃不过悲剧的结局。一个颇具才德的女子,为了家族的荣耀,幽居深宫,命运沉。??牢床,不由人扼腕叹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正如《葬花吟》中所写的“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元春就像五月的榴花,最终没有逃过风刀严霜的摧残,留下一个雍容华贵却孤独落寞的背影,令人怅惘不已。

 QQ截图20181113110516.png




 


为进一步推动学生社团工作的规范化和标志化,提高广大同学的艺术素养和审美水平,烟台四中于五月开展了高一高二学生社团logo设计大赛。[详情]